慕寒洲把车停在医院后,没急着下车,反而降下车窗,摸了支烟,咬进嘴里。

从前都是他拿捏、威胁、逼迫沈希衍、现在却反过来被对方要挟。

慕寒洲心里很不爽,也不想受沈希衍束缚。

可走到这一步,似乎也没其他法子。

只有离婚再娶,才是最有利的。

但荣慧是沈希衍派来的人,保不齐荣慧入驻集团的资金、项目,就是沈希衍给的。

如果是沈希衍给的,那么无论他怎么做决定,怎么权衡,华盛集团的运营权,最终还是会落入沈希衍手里。

也就是说,不离婚,会连累她,自己也会进去,离了婚,不娶她人,他还是要进去,离婚另娶,又会掉进沈希衍设置好的陷阱里。

这三种选择,选哪一个都是巨坑,但……摆在他面前的,就只有离婚一条路,哪怕知道沈希衍所有目的,他也只能走这条路。

所以,现在就是选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路,可是最有利的路,就是离婚另娶,这样才有机会陪她,但这种选择,会让她误会自己只重利益。

慕寒洲想到这,有些痛苦的,合上双眼,倒在车椅内,任由指尖烟雾,浸染他的肺腑。

他坐在车里,足足待了一个晚上,直到凌晨,天边卷起鱼肚白,他才下车来到重症病房。

为了不让宁汐、阿景担忧,南浅强行出院,再守在重症病房外面,时刻陪伴宝宝。

她强撑着的样子,谁也没看出异样,只是感觉她很疲惫。

阿景、宁汐以为她操劳过度,多次劝她休息,她都说没事。

其实她的后腰,早已疼到断裂,很多次快要支撑不住,却咬牙硬挺着,不敢吭一声。

这会儿等宁汐送阿景回病房,她才敢松懈浑身疲倦,扶着墙壁,缓缓在长椅上坐下来。

她疼到脸色煞白、呼吸困难,冷汗涔涔时,慕寒洲修长的腿,慢慢出现在视线里。

最近有关于他的新闻,南浅也看到了,知道他即将面临债务问题,却从来没问过,他也没来过。

现在他出现在这,必然是无力挣扎了,这才会来找她,告诉她,权衡后的结果。

南浅知道他的目的,也就没有抬头看他,只是盯着他的鞋子,淡漠开口。

“你做好选择了吗?”

是宁死不离婚,让她一起背上债务,还是说放她一马,让她用余下生命好好陪伴孩子?

慕寒洲没有急着回话,只是取出湿巾,再单膝跪在她的面前,替她擦去额头上的冷汗。

“身体那么差,还这么倔强,也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。”

他的语气,一如从前那般宠溺,南浅却不再接受他的温柔,直接偏过脑袋,避开他的触碰。

“我问你话,你没听见吗?”

举在半空中的手,轻微僵硬下来,深邃似海的眸子,缓慢凝向记忆中那张脸。

“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选择?”

南浅见他把问题抛给自己,终于抬起干净清透的眼睛,望向眼前的男人。

“如果我是你,一定会离婚。”

她不会连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南小姐别虐了,沈总已被虐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YY小说只为原作者温言暖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言暖语并收藏南小姐别虐了,沈总已被虐死最新章节第255章 要想她活,从这跳下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