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凤来精致的面容上血色瞬间消失,她喉咙滚动,颤声道:“明仪不敢,明仪只是为了郎君的大业着想,而且也是陈叔吩咐.......”

“够了。”宣沉渊振袖拂手,拈起那张写满了试题的卷子,白纸黑字,薄如蝉翼的宣纸面透过皎白的天光,墨迹与白纸泾渭分明。

若是人生也能像纸与字的界限这般泾渭分明就好了,可是太多时候想走的路不好走,想做的人不好做,左右摇摆着,渐渐长成如今的自己。

若是当年得知自己的身世便与承曜太子的旧部断的干干净净,今日还会不会有慕容凤来这样的人跪在他的面前劝他三思?

一声“够了”,她无从辩驳,慕容凤来嫣红饱满的唇被咬得发白。

“以后有消息,还是让手下的人来传,你身份特殊,来来往往总有不方便。”

宣沉渊语锋一转,“有时候心操太多了不是好事,你一贯会揣摩别人的心思,应当知道,她在我这里的分量。”

慕容凤来有些承受不住,手抓紧摊开在裙摆上的莲花玉佩,玉佩坚硬的棱角硌在手心,她瞪大眼睛,微微哽咽:“郎君这是再也不想见到明仪了么?”

她为了他潜伏在帝后身边多年,他竟然为了宣家的女儿——

有血海深仇的仇家之女不再想见她!

宣沉渊有些不耐烦,却还是起身扶起她:“明仪。”

他的语气不可谓不语重心长,不可谓不温柔缱绻:“你在我心里与别的女人不一样,何必将自己困在情爱之中?你知道我最喜欢看你什么样子么?”

慕容凤来身子一软,鬓边的珍珠流苏颤抖个不停,破碎的阴影斑驳在皎白的脸颊上,好像有一块钝刀子一刀一刀的割开她的心,她为了他十几年的苦心经营,迎来送往,在他的心里的分量竟还不如一个娇蛮小姐。

为了宣芷蘩,他甚至愿意这样温柔的牵住她的手臂,扶着她起身,任由她半倚半靠在他身上。

这些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亲近地触碰她。

他身上的草木香气叫她心乱神迷,她心里又喜又悲,明知道是裹着蜜糖的毒药,她却依旧扬起脖颈,仰望他神祇一般悲天悯人的容色。

“什么......样子?”她不解,手臂上轻薄的衣料透过他手心丝丝绕绕的温热,她心跳猛烈起来。

“当然你杀伐果断的样子。”

宣沉渊莞尔一笑,似京都中最风流多情的贵公子,他的声音也那么的好听,在她耳膜边低沉响起:“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廓,她浑身一震,脸颊通红。

离开栀园,慕容凤来去了一趟西市的柜坊,拜会陈叔。

她带着幕笠,验明身份搜查了身上后,径直穿过满屋的柜箱。

整座柜坊里头装着数以万计的金银,不仅是这一家柜坊,整座长安,包括整个大晋,有数百家明面上的柜坊和暗地里的地下钱庄,一旦起事,它们就是源源不断的军饷。

掀开苇帘,陈元正坐在桌案后,拿笔一笔一笔地绘制着皇宫军事布防图。

“陈叔——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藏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YY小说只为原作者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合并收藏藏姝最新章节第99章 谁是怨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