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场铺以东三里,五人一马的小队在冰天雪地中跋涉,他们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足迹。天亮时分又开始下雪,但还不足以掩盖足迹。

杨光第举着远镜,遥望着西方一里外牵马缓行的身影。此人就是那名双马清军,越过驿路之后不久,他就出现在牤牛山南端,一路随在身后。之前他几次骑马快速接近,到五十步才停止,对几人进行试探,几人射术

和骑术都不如对方,又只有一匹马,马力也不如对方,无法驱赶那清军。

这名清军给五人巨大的精神压力,每次他接近时,几人就只能停下,全神贯注的戒备。

看着雪原中那个身影,杨光第心头一阵烦躁,伸手把远镜交给秦九泽,“秦叔,他怎地不去三十里铺叫人,回来沿着足迹追来。”

“他怕雪下大盖了足迹。”秦九泽皱眉道,“或是觉着他一个人就够对付咱们。”

满达儿狠狠道,“那他尽管来试试。”杨光第先是点点头,安静的想了片刻后道,“这鞑子是从博平过来的,很可能他没有来过附近,我觉得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这里就是三十里铺,也不知道那里有同伙

,所以不去耽搁时间。”

满达儿又赞同道,“我觉着杨光第说得对,这鞑子根本不知道这是何处地方,猜不到咱们到底往哪里去。”

杨光第道,“我也不知往哪里去,秦叔,咱们往何处走?”

“往东进山不远。”秦九泽回头看了旗总,“就是陈旗总这伤,得回铜城驿才有救,铜城驿东面该是鞑子最少的,就这两条路。”

四人站在一起,他们在地东阿的时候,已经知道铜城驿被围困,周围定然有大量清军,去那里的危险肯定很大,特别是白天如果被清军发现,几乎无法逃脱。这里都是游骑兵,他们对清军的动向比一般营兵清楚,赞画房的预判是清军即将返回辽东,也就是说清军不会久留,他们不用担心被困死在山中,但旗总的伤势

得不到治疗,肯定就活不成了。

这四人没一个军官,只能互相商量来确定去向,秦九泽仍举着远镜,满达儿时不时的咬牙,标枪游骑则不停打量秦九泽。

杨光第迟疑一下道,“我说去铜城驿。”

满达儿猛地点头,“就铜城驿。”

标枪游骑等了道,“我跟大伙一起。”

杨光第转头看看,“这鞑子要一直跟着我们……”

秦九泽突然打断道,“他只剩一支箭。”杨光第赶紧接过远镜,镜头中确实能看到,那清军正在收拾箭插,箭插高出了马身,露出了清晰的轮廓,里面只有一根箭杆,他将箭插放到了马身另外一侧,是

不想让几人知道他箭不够,但没想到几个哨骑有远镜,反而提前暴露了。

“马股上有血迹,他马有伤,但是小伤。”杨光第边看边道,“秦叔,他也只有一匹马,只要射杀了他马,我们就可以反过去追杀他。”

“要如何引他到近处?”

几人都焦虑的皱着眉,这附近一片旷野,鞑子机动性占优,他们没办法去围攻,若是任由他跟着,始终是个巨大的威胁。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铁血残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YY小说只为原作者柯山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柯山梦并收藏铁血残明最新章节第四百七十九章 首辅